2011夏花蓮少年探索營 我們從太魯閣出發 香菇姐姐

2011小腳丫夏令營~花蓮少年探索營 隊輔心得

撰文者:香菇 姊姊

 

走進歷史的古道裡

仰望那裹著白衣的水蜜桃

騎著自行車追尋太平洋的風

今年的暑假很不一樣,我們從太魯閣出發。

  少年,正值一個懵懂未知,對世界有越來越多體會的年紀,透過生命中一道又一道的關卡,逐步的探索自己,認識自己,並學會跟環境跟自我共同生活,互相尊重。而這次的少年營,接受挑戰的不只是這群來參加營隊的少年,對擔任照護責任的隊輔們來說,也是項具挑戰性的任務,挑戰教案準備的深度、自己的體力、耐力還有腳力,七天六夜感覺有點不真實,但充實。

  太魯閣,是個耳熟能詳的名詞,我們知道他壯闊、鬼斧神工,是大自然最美的藝術品,不過,和他卻是陌生的。我們用最緩慢的方式-「走路」,和他一步步親近,走進那貫穿整個太魯閣的東西橫貫公路,台八線,走過這一段四O年代的歷史軌跡,摸著炸藥孔,想像那用一鑿一斧、用彈藥開拓出道路的年代,以牌樓為起點,前進砂卡礑步道,看到自然營力而形成的山崖峭壁,用雙手感受石頭的溫度,將雙腳浸入砂卡礑溪,圖一段清涼的時光。計畫總趕不上變化,於是我們再靠著雙腳邁進長春祠,順著台八線,沿著立霧溪步行回民宿,傍晚的太魯閣總有綿綿細雨,每一腳結實的踏在道路上,雙眼捨不得離開周圍的美麗景色,而那滴滴答答的雨點則在我們的肩上跳起圓舞曲。

  走過四O年代,時光往前推演,來到日據時期所興建的錐麓古道,本來以為這條用以作為物資連絡的管道只有在斷崖處令人緊張,直到置身其中才發現,沿途的路是多麼不好走,且這還是有整理修建過的。向前進已經不是靠一雙腿可以完成的,手腳並用互助合作變得十分重要,兩側的大石頭、高低落差大的階梯、稍陡的緩上緩下坡,每一步,都要認真且謹慎的踏出去,小隊輔此起彼落的打氣聲和樹林裡的蟬聲、風聲響徹整個山中,每當有涼風吹過,總可以替腳丫們疲憊的身軀和爬滿汗水的臉龐帶來一抹安慰。

  大自然是最棒的生態教室,在六個小時的錐麓行中,我們不斷的發現驚奇,尋找蟬蛻、觀察各式植物、找到好多香菇,更讓少年們親眼見到動物們爭食樹蜜的現象,一切都是那麼的有趣,比起在課本上看到的圖片更來的生動有趣。

  體力與耐力是整趟錐麓行最大的考驗,雖然,口中喊著都是給少年們的加油聲,其實也是在自我鼓勵打氣,說真的,在自己的生命歷程中,並沒有過這麼強烈的挑戰,汗水不斷的從額頭滑落,會喘會累,心裡的自我吶喊從沒停過,尤其在斷崖路段對怕高的我來說,眼看著自己的少年一個一個往前迅速通過,我還得假借關心他們的安全之名,喊著「走慢一點,小心一點阿!」希望他們可以等等我,而當少年們發現了我的罩門後,開始替我鼓勵,至少讓我在視線內看的到他們,這時我們角色互換,他們變成我最安心的後盾。

  走在古道上,面對的不只有生理上的挑戰、變化,潛在的那段歷史氛圍隨著我們完成這段路程,有人問,「這不是用來運輸物資的嗎?為什麼會這麼難走?」,能去想到底為了什麼我們來到這裡「走路」,去享受這段故事,讓走錐麓古道不只是挑戰自己的體力而已,而是段追朔歷史的過程。

  洛韶,一個從沒聽過的地名,在走完錐麓古道後,搭著遊覽車,搖搖晃晃到了這裡,在這裡我們要完成這次營隊的公益服務,來幫助美華媽媽水蜜桃園裡的工作,我們要做的事情很簡單-拔掉果樹下的雜草。早早起床趕在太陽還沒變熾熱之前趕緊進果園工作,誰也沒想要到果園得要先走上20分鐘的長陡坡上山,工作還沒正式開始就已經聽到此起彼落的喘氣聲。手套戴上,分配小組區域開始動工!

  「從這邊開始往果樹下的雜草就交給妳了。」

  「邦硯哥,鋤頭快來,這跟好深好粗阿!」

  「小心!你後面有水蜜桃不要撞到了。」

  原以為沒多久就會聽到喊累的聲音,但,大家可都是卯起勁的拔,管他小草大草,粗根細根都逃不過我們的手裡,不一會兒果園就乾淨了一片。午休後再繼續,可是大夥都有了些改變,靜靜的拔雜草已經不有趣了,所以開始想像,想一個有趣的小人故事,不僅發現了他們的城堡,更有聚會場所呢!其實那裏是一堆又粗又難拔的根;一大把的雜草則可以變成新娘捧花,小隊輔一人都有一束,捧花獻給誰?當然要獻給我們「對面的老牛」,小隊輔最愛唱歌給他聽了;神奇的樂器則讓大家玩了好久,到底誰才可以吹出優美的音樂?於是在吹起徐徐涼風的午後,一場音樂大會也悄悄的在果園中舉行,廷宣擔任主持人,欣儀是首席音樂家,其他的少年們是稱職的掌聲大隊,隊輔們則又唱起她們最愛的那首組曲,大家的歡笑聲繚繞在洛韶的山中。

  為什麼要特地來到洛韶做這麼簡單的工作呢?在真正聽到榮墩大哥說明美華媽媽的辛苦後,大家才恍然大悟原來在都市習以為常的水蜜桃,栽種的工作要花費許多的心力,還得祈禱天時地利人和,讓水蜜桃能夠順利長成。因為了解所以做的更甘之如飴,更全心全意。在旅行中添加公益服務的元素,打破過往旅行只是出來玩的想法,相信這樣的體驗,也增加了少年們自我肯定的力量,只要我們有心,小小的付出,就可以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。

  乘著風,騎著自行車,比走路再快一點,往有水的地方前進。

  為什麼是往有水的地方呢?第一段路程我們要看海,所以尋找太平洋;第二段路程我們要玩水,因此朝三棧溪奔去。用人力產生前進的動力,想要往哪裡去就要靠自己的力量努力達成,學會變速,才能用最輕鬆的方式,輕輕踏著輪子,往有水的地方去。團體的自行車行動,考驗少年們互助守秩序,如何拋開自我中心,配合夥伴們,安全又開心的抵達。自行車是香菇姊姊的最愛,也是讓我受傷最多次的運動,但是我喜歡這種乘著風的感覺,在這兩段路程中也看到少年們堅強的一面,很會騎車的邦硯、禹暘、昀芮和秉鈞,總可以擔任安全提醒者,扯著喉嚨喊要注意來車、記得轉彎等,協助看顧組員們的安全;摔車也勇敢向前的林亘,扶起車子,帶著傷,再繼續前進,記得她很得意的跟我說,「雖然有受傷了,但這都是我暑假的回憶。」;默默奮鬥的蒨蓉用自己的速度,努力跟上車隊,不服輸的認真神情散發出最動人的光芒;一開始對自己騎車技術非常沒自信的東翰,不認為自己有辦法完成挑戰,但在爺爺的鼓勵陪伴下,看著他一點一滴的進步,不僅可以掌握變速的技巧,更順利的達成他原本認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,在他踏進餐廳的那一刻,夥伴們無不給予他最熱烈的掌聲,那一幕多麼令人動容。

  玩水,果然是老少咸宜的活動,無論是在傍晚的太平洋,還是上午的三棧溪,踏出浪,濺起水花,為夏日風情增添清涼感,連續動作的跳水遊戲,噗通噗通一個接一個跳進水裡,進階班的少年的花式跳水讓大夥看的目不轉睛,而一旁的大頭姊姊正努力的喊著「一、二、三,跳!」,即使雙腳還在原地,在有水的地方玩耍,怎樣都是有趣的,每個人都有一段屬於自己和水的故事。
  在完成一關又一關的任務之後,行程的最後來花蓮遠雄海洋公園,來點輕鬆的活動,逛逛水族館,玩一點也不刺激但我卻一直尖叫的遊樂設施,還有那夜宿大洋池的特別體驗,有魟魚的微笑,伴隨著大家甜美入夢。

  七天六夜的少年營,不只有各項動態的挑戰,靜態的議題思考討論也是重要的環節之一,透過輔助影片,和少年們一起了解關於中橫公路的開發史、太魯閣原住民的故事、森林山坡地開發、公平貿易的觀念以及動物圈養等議題,經由討論認識發生在土地上的故事,或許我們能做到的只是概念性的引導,不過當這一點概念被記住了,自然在往後的生活經驗裡就會去發現,進而去感受,然後思考背後的價值與意義。

  暑假的開始,由少年營這顆震撼彈炸出不一樣的火花,不同於以前以小學生為主的兒童營隊,如何擔任這群高年級生的隊輔,其中的角色定位讓我摸索了許久,不僅只是照顧者、教學者更要擔任他們好朋友、聆聽者。

  孩子們的成長非常奇妙,會在某一個階段過後,整個思維、行為模式都會變得不一樣,和這群少年們相處很輕鬆自在,我們真的就只是像個大姊姊,不用瞻前顧後交代東交代西,也不需花很多時間在小組的團隊默契培養,話題一對了,自然就熟絡了起來,我們沒有四小隊的差別,二十七位少年總可以玩在一起,當然也包含我們這群隊輔姊姊,有時甚至是少年們帶著我們玩,用他們那個年紀的語言打破小組的隔閡,讓我們成為一個真正的大團隊,同心合作,互助互愛,完成每項任務與挑戰。

  喜歡和少年們一起探索冒險,看到的是每張認真的臉龐,正努力脫離稚氣而成長,也因為少年營,顛覆了自我人生經歷,太多太多極限的體驗,發現自我的可能,累積更強大生命值, 這七天滿滿的回憶,是往後成長的能量,失落時的慰藉,我想,台八線的歷史氣息、站在錐麓斷崖那激昂的心情、洛韶山中的水蜜桃香與那騎著車乘風飛翔的快感,會在心中留下一個重要的位置。

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,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。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,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。